荼菽

【姜钟姜】殊途同归

       “伯约兄,你有没有稍微对会有一丝好感……? ”

眼前人不愿对上他有一丝恳求的眸子,沉默片刻,才憋出一句“从未”,他说慌了。感情这种脆弱的东西,身为一个不允许有任何弱点的将领是不配拥有的罢?它会让杀掉钟士季的行动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钟会听到回应后也神色淡然,仿佛意料之中。调笑容颜透着桀傲不驯。“这样啊,那本英才爱伯约兄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一句话不知有多少真情。

       本来就是互相利用,达成了共同目的就刀戈相向,哪有什麽真正的爱?怕是只有自己在默默付出。姜维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   钟会见姜维这样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呐,这份感情果真石沉大海,即便是自诩为“当世英才”的自己也无能为力啊,姜伯约,他可是把所有的感情都投入在他的季汉上,毫无保留。

      之前众人议论纷纷的天水麒麟儿早在诸葛孔明逝世后就已经死了,现在立于自己面前的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姜维。

       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,要是自己在这人最美好的年华就在他的身边,会不会是另一番光景?心里泛起一些苦涩,他到底经历了什麽事情才变成这副模样?生的真不是时候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奄奄一息的人忍住上涌的鲜血,唇角艰难地扯出一个弧形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伯约……为什麽……不走?你……完全……可以……带着……兵马……逃出生天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人一愣,似乎在为行动做辩解:“维…放不下你……维…说慌了……维……心悦士季……”他自己的要害亦受了伤,活不久了。与其隐藏心里,不如在弥留之际坦露心声。光复汉室的梦已破灭,在心悦之人身旁死去也不消为一桩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 钟会阖上了双目,许久之后才说出话来:“不求……同年……同月……同日生,但求……同年……同月……同日死……此计不成,乃天命也……会……已毫无怨怼……了”

         这时,数支箭矢飞来。他们终于殊途同归。  

        那天是正月十八,他们共同的忌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