荼沭

无聊之作
【有部分借鉴,侵删】

自制表情包了解一下?

【姜钟姜】殊途同归

       “伯约兄,你有没有稍微对会有一丝好感……? ”

眼前人不愿对上他有一丝恳求的眸子,沉默片刻,才憋出一句“从未”,他说慌了。感情这种脆弱的东西,身为一个不允许有任何弱点的将领是不配拥有的罢?它会让杀掉钟士季的行动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钟会听到回应后也神色淡然,仿佛意料之中。调笑容颜透着桀傲不驯。“这样啊,那本英才爱伯约兄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一句话不知有多少真情。

       本来就是互相利用,达成了共同目的就刀戈相向,哪有什麽真正的爱?怕是只有自己在默默付出。姜维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   钟会见姜维这样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呐,这份感情果真石沉大海,即便是自诩为“当世英才”的自己也无能为力啊,姜伯约,他可是把所有的感情都投入在他的季汉上,毫无保留。

      之前众人议论纷纷的天水麒麟儿早在诸葛孔明逝世后就已经死了,现在立于自己面前的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姜维。

       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,要是自己在这人最美好的年华就在他的身边,会不会是另一番光景?心里泛起一些苦涩,他到底经历了什麽事情才变成这副模样?生的真不是时候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奄奄一息的人忍住上涌的鲜血,唇角艰难地扯出一个弧形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伯约……为什麽……不走?你……完全……可以……带着……兵马……逃出生天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人一愣,似乎在为行动做辩解:“维…放不下你……维…说慌了……维……心悦士季……”他自己的要害亦受了伤,活不久了。与其隐藏心里,不如在弥留之际坦露心声。光复汉室的梦已破灭,在心悦之人身旁死去也不消为一桩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 钟会阖上了双目,许久之后才说出话来:“不求……同年……同月……同日生,但求……同年……同月……同日死……此计不成,乃天命也……会……已毫无怨怼……了”

         这时,数支箭矢飞来。他们终于殊途同归。  

        那天是正月十八,他们共同的忌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【原创诗】令君颂(一)

   翩翩公子荀文若,生于颖川荀家中;     
   王佐之才声名扬,弱冠年华入仕途;
   不满朝廷狼虎斗,毅然辞官回家中;
   然而心怀家国梦,不愿苟且偷生活;
   于是投奔袁本初,意欲完成天下统;
   奈何奸人掩耳目,贤才倒反被冷落;
   慧眼盯向曹营里,决断曹公是归宿;
   初平二年雪纷纷,大贤来到曹营中;
   天下大势明如镜,称颂不已赞子房;   
   曹公欲迎汉天子,不谋而合同想法;
   建安年后举荐才,荀攸钟繇司马懿;
   个个为国作栋梁,由此可见本领大;
   而后担任尚书令,众人皆敬荀令君;

ps:令君太好了,就写了这些原创的诗,不押韵不工整请见谅【水平不够orz

【荀唐】婚

        面对即将进门的妻子,荀彧也不是没有胡思乱想过。
        谁能容忍和一位素不相识的陌生女子成亲呢?她是权势一手遮天的大宦官唐衡膝下的女儿,当初因为身世被人退过婚。荀彧的父亲荀绲为了家族在乱世中立根,咬牙订下了婚约。
        这可不得了,士家大族决不和宦官世家通婚的不成文条约被打破了。世人纷纷传说这件屈辱的婚约,有些知情人叹息这位被称为“王佐之才”的少年才俊因为这无情的政治婚姻而受到抹黑。
        但这已是几年前的事了,如今这唐衡因病逝世,这婚约便可以退掉,众人七嘴八舌的出主意,但都遭到了荀彧婉言拒绝。
        荀彧想了数几载,还是决定承担起这份责任。那位不知名的女子一定十分痛苦生在宦官世家,明明自己从未犯错,却因无法改变的家世而遭到唾骂。自己和她一样,都不过是家族利益的牺牲品而已,自己一定要尊敬她,爱护她,不要让她再受苦了,默默暗下决心。
        在弱冠过后,便是大喜之日。别人一个个愁眉苦脸,为这门不当不户对的亲事鸣不平。
        只有新郎本人镇定自若。
        荀彧缓步踱到唐氏面前,在她耳畔温言:“一切都过去了,不必惊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盖着盖头的唐氏停滞了一时,红嫁衣里伸出柔荑来牵住了他的葱白莹润的指尖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谢谢……您是第一个这样关心小女子的……”她带了些哭腔 ,肩头一耸一耸的,应该是哭了吧。
         荀彧轻笑:“阿唐可轻些哭罢,花了妆容可就不俊俏了。”唐氏隐藏在红盖头的脸颊泛起了微红,立马停止了抽泣。“阿唐,你可想当彧的夫人,与彧成亲?”荀彧依旧笑意盈盈,“自然是想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全洛阳未出闺的女子无不想与眼前这位完美的翩翩君子成亲,自己也不例外。当得知定婚对象是他的时候,自己可是激动的寝食难安。
         以前从别人口中听取零零散散关于他的传闻,少女懵懵懂懂的春心不免有些芳动。现在那朝思暮想的人儿就在面前,那心意却蓦然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 自己完全配不上这位完美的君子。他怎么会接纳我呢?我与他根本没见过面。 他会不会因为出身不光彩就冷落我这宦官女?可能会罢。
        可他毫不介意,唐氏的心中涌现一股暖流。她笑了,第一次发自真心的笑,笑得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    他执住她的手,“快先走罢,误了良辰可不好。”半截星目中隐藏着爱溺。“好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在三拜中,他们成为了一对夫妻,从此相敬如宾,举案齐眉,成为千古佳话。 
    

知道xx体/小段子【多cp】

曹荀
知道自己的夫君又被曹丞相召过去办事时,荀唐氏毫不犹豫的拉卞夫人去游玩。

玄亮
    知道孔明被昭武帝召去商量立嗣的问题时,黄月英就明白他们在做一些能生♂子嗣的事。      

权逊
知道花心大萝卜似的殿下又去勾搭陆丞相时,步练师的心情平静如水,甚至还有些想笑。     

姜钟
知道自家徒儿谈了个跨国恋,一天到晚就想着那个在北方的人时,诸葛亮表示徒儿长大了,就随他去吧。   

曹荀郭
        知道郭嘉天天粘着荀令君,好像是他的似的,曹操觉得自己顶了个青青草原。  
昭禅

   知道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向司马昭投降时,刘备的在天之灵就想再摔这小子一次。   

昭师
知道两个儿子在一起了之后,司马懿愤愤不平的啃了一口包子,并指责是谁教他们学坏的,小的胡闹也就算了,怎么大的也不懂事?【就是你吖司马爸爸】